番外六 落幕善后

  见到言晓月终于停了下来,在场的众人都是松了一气。

  言家老祖身形一闪,回到了塔中,继续着他们的仪式。二大长老回到言家广场旁,继续守护,为一切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做好防护。

  回到广场旁,大长老问其余长老:“晓月人呢?”

  一位长老指向塔边:“在那里。”

  大长老顿时又有些急了,“晓月,到广场旁来等,中央的能量太狂暴了,快回来!”

  言晓月却淡淡的回了一句:“我就要在这里等他,他若死了,我绝对会追随他而去。”

  大长老无奈,只得放任其不管,但也不是完全放心,吩咐周边的长老看好言晓月,如有情况,随时行动。

  ……

  天地塔塔下,大阵之上

  其余老祖正在苦苦支撑。毕竟是与天地能量对抗,众位心中仍旧是压力巨大,手上的能量继续输出,但从其能量波动来看,明显坚持不住多久了。

  再看阵中央的林苍,衣衫破碎,七窍出血,但也是眉目紧闭,努力的配合着老祖们的计划。

  “怎么样了?”言家老祖处理完外面的事情,人还未到,声音已到。

  “你再不来,我们就真的要栽了,快点,能量还有最后一点就转化完了,不能前功尽弃!”一位老祖向言家老祖喊道,言家老祖闻言,脸色一凝,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,于是上前加入,打算坚持到最后,将能量转换完毕,把大阵修复完成。

  可就在言家老祖将自己能量加入阵法,准备一起控制这个阵法时,坐在阵心位置的那位突然身影开始摇晃,并且身形忽明忽暗,与此同时,阵法的能量波动也开始紊乱,脚下的阵法裂缝继续扩大。

  “老清,怎么办?”这种情况来得猝不及防,言家的那位顿时有些慌乱,急忙出声问道。

  坐在阵心的那位老者,缓缓睁开眼睛,身形虚幻,感觉像随时要消散。闻言缓缓摇了摇头,“没办法了,是我预估错误,再加上突发情况,现在已是无药可救,回天乏术。我没猜错的话,除你之外,各位的玄力都差不多了吧?”

  言罢,其余人也是睁开眼睛,缓缓起身,互相看看,皆是苦笑着摇摇头:“除了保持身形所需要的能量,其余的用的是一干二净。”

  言家那位闻言,失望的问:“真的没办法了吗?”

  “咔嚓咔嚓~”脚下的转换阵法因无人输送能量,裂缝极速扩大,转瞬间就扩散至阵法的每一处,在众人不甘的眼神中,缓缓的崩塌,最后完全的炸开。

  其中未转换完的一道能量透过阵法,狠狠的轰在了林苍身上。余波波及,将快修复完成的大阵又一次狠狠地轰了开来!

  “不好!”各位老祖惊叫一声,瞬间感到不妙。言家老祖剩余能量最多,首先冲到能量传输水晶处,向内疯狂的灌输能量,希望能将封印损坏的速度延缓下来,可是令在场的各位极度失望的是,根本没有一点点作用,封印崩塌的速度几乎就没有减少,依旧持续崩溃着。

  “以我灵魂为代价,燃!”见事已至此,之前的那位清祖果断的选择了燃烧自己的灵魂,来获取最后的力量,除言家老祖的其余几位看到清老如此果断,便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样的道路,燃烧灵魂透支力量。

  正当言家老祖也想要效仿时,其中一位老祖开口了:“老言,你就先别这么做了。我们的全部计划,包括一些补救方式你也是知道的,我们这些力量也只能延缓封印溃散的速度,所以,后面的,还是要靠你啊!”

  言家老祖闻之,只能含泪点头。

  这几位老祖待感受了一下能量差不多时,义无反顾的冲向了能量传输水晶,最后进入的林家老祖向后看了一眼,看到仅存一口气的林苍,不禁醒中叹息,屈指一弹,一股极为精纯的能量径直飞向林苍,为后者开始疗伤。老祖见此,满意的点了点头,冲进了水晶中。

  ……

  塔外,大长老等人当看到大阵的裂纹极速扩大时,都迅速飞到了天地塔之前,面色凝重,抱拳喊道,“敢问老祖,封印发生这种异变,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问毕,静候了半天,忽然感到一股能量波动,抬头看时,是言家老祖,此时的言家老祖,脸色极为阴沉,张口便呵斥言晓月:“你很关心林苍,但你知不知道你那一闹,现在林苍已经奄奄一息,距离死亡已经不远了!”

  言晓月听完后,马上跪下,向老祖认错:“老祖,我错了,我现在该怎么做?”

  老祖见此,更加生气了,“你若下跪道歉有用,何须至此!”缓了一下继续说,“你进来。其余的人外面准备好,有可能要你们帮忙。”

  “谨遵老祖法旨。”众人皆应。

  ……

  塔内,封印处

  刚进来,言晓月就看见躺在大阵上的林苍,立马想冲上前去,却被老祖拉住了,“你若嫌他还死的不够快,就去吧。”

  言晓月瞬间停住,不再乱动。

  一想到眼前这个后辈干的事情,琪就不打一出来:“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你就胡乱攻击?”

  言晓月嗫嚅道:“我当时看到那道光柱,就没多想……”

  “算了。”老祖调整了一下心情,询问了言晓月,“你对他的感情……”

  “老祖,他若死了,我就会随他一起去!”老祖还没问完,言晓月就坚定的说。

  “林家小子,你的伤虽然还有,但现在应该不严重了,起来过来吧。”老祖又对着封印处说。

  林苍尴尬的挠了挠头,走了过来。

  “我没记错,你之前回答我们问题的时候,也是这么说的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现在这个封印的状况你们也是看到了,现在只有一个办法,不知你们愿意牺牲吗?”言家老祖又问了。

  言晓月和林苍互相看了一眼,一起抱拳说:“愿闻其详。”

  “这需要你们的生命,也没关系?”

  “我们既然不能在一起,那就一起去死也不是不可,而且死亡还能为人族做贡献,也是死得其所了。”林苍道。

  “你呢?”林家老祖转头看向自己的后辈。

  “他想说的就是我想说的。”

  “那好只要有五位远古家族的血脉最精纯的弟子以精血为为契,以生命为代价,才能再次堵住这个封印,使封印修复完好。但是缺三位,而且按照你们长老说的,现在仅存的只有两大家族。我会燃烧我的灵魂,激活各位老祖残留在雕像内的精血,但经过许多年,这些只能代替两个人,接下来就得靠你们的爱情了。”

  “靠我们之间的爱情?怎么说?请先祖明示。”

  “你们需逼迫出精血,相互沟通玄力,以心为桥梁,相互沟通,从而释放力量,这样力量才能翻上一番,否则,难!你们是否愿意?”

  林苍与言晓月手牵着手,坚定的说,“我等愿意!”

  “上前来,传你们一套功法……”

(未完待续)

第一本小说,写的不是太好,不喜勿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