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五 晓月暴走

  言家内院

  言晓月依旧扶着墙缓慢向前走着,周围侍从都围了过来,纷纷想劝说这位家族的大小姐回房休息:“小姐,他都对您动手了,您就别去了,他不值得您这样啊……”

  “闭嘴,谁再让我听见这样说他,我先第一个处置了他。”

  “小姐,您这样不行啊,您身体这样,怎么去……”

  “滚!不要动我!”言晓月呵斥道,继续扶着墙向前走去。围的仆人顿时缩了缩脖子,这位小姐平时十分和蔼,怎么今日不听劝阻呢。

  忽然,言晓月停了下来。周围的下人都以为这位小姐想通了,都围了上去,准备扶大小姐回房休息。然而,言晓月停下之后,猛的向天上看去,周围的人被其举动吸引,一起顺着言晓月目光看去。

  “林苍已败,誓言以言玄清获胜,赌约执行……”

  随即一道巨大的光柱呼啸而下!

  “不!”言晓月望着那远处的光柱,不由得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。“林苍,你个骗子,大骗子,亏我那么相信你。说好的会赢呢,说好的没事呢,说好的要带我走的呢。你个骗子,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。”

  言晓月此时如同癫狂,疯狂的骂着林苍。体内气息疯狂上涨,竟然突破了封印,瞬间恢复了原本修为,但仍在上涨,周围人见了,转头就跑。而言晓月站立在原地,眼神涣散,口中喃喃的念着林苍的名字,片刻之后,言晓月向着天地塔的方向暴虐而出,消失在了原地……

  灵玄大陆,言家广场

  大长老漂浮在大阵之外,看着玄气光柱直劈而下,大长老的神色也有些复杂。若非有老祖的吩咐,言玄清还是十分欣赏这位少年的,也曾想若能把林苍纳为他们言家女婿,这也不是不可。可是谁让有异族封印这一档子事情呢。

  “林苍,实在是抱歉啊,老祖的安排,我也不得不从啊。”大长老心中哀叹一声,随即疲惫的摸了摸眉心。

  “嗯?”言玄清似乎察觉到不对,随即闭目细细感应着眉心那道誓言印记。“嗯?印记为何没有消散?难不成……”言玄清想了半天,吐出一句话:“老祖出手了!”

  “什么!”周围的几位都惊了。

  天地塔塔下,大阵之上

  望着呼啸而来的光柱,一位老祖喊了一声:“众位,运转转换大阵,林苍,你坐在阵中,不得乱动,抱元归一,其余由我们解决!”

  林苍望着窗外如此之大的光柱,也是吓了一跳,听见老祖的安排,心中依旧有些慌张。但是他意识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,深吸一口气,按照老祖所说,抱元归一,运转功法。

  “起阵!”众位老祖一起发力,一个金色的大阵在紫色阵法之上缓缓展开,在光柱抵达之前刚好展开,与光柱狠狠轰在了一起。

  “轰喀!”只见金色大阵在对轰之下裂开了缝隙,众位老祖见状,加大了玄力输出,勉强与光柱持平。

  “转!”众位老祖手印一变,大阵开始缓缓旋转,之前对峙的局面逐渐被打破,细看时,大阵的中央塌陷了下去,形成一个转轮,将光柱一点一点的消磨,转化为最精纯的无属性玄力,流经林苍的身体,灌输到了大阵之中。而紫色大阵的裂缝正在一点一点的消退。

  “保持住!现在是一个良好的循环,我们只要坚持到最后,一切将大功告成!”

  ……

  言家广场之上,一道身影疾驰而来。

  “林苍,林苍,你在那,你在哪!”言晓月急切的找着林苍的身影,但是没有结果。

  “言玄清,那位是你们家族的言晓月?”一位尊者问道。

  “是”

  “她身上气息有些紊乱。”另一位开口说

  “这是走火入魔!你们言家的人怎么会犯这种错误?”

  “我也不知,四长老,过去看看。”言玄清吩咐了下去,“无碍,我们继续警戒。”

  言晓月依旧再找,四长老来到其身边,“晓月,停下!”

  言晓月似乎没有听见,依旧念着“林苍?林苍?”

  四长老眉头一皱,准备伸手将言晓月打晕阻止,但是言晓月忽然抬头,“是你们,是你们对不对?”

  “你说什么呢?”四长老出手了。

  “九言真掌!”言晓月却不管,“你们伤害他,得付出代价!”

  四长老侧身一躲,向前踏出,准备继续擒拿言晓月。这是,听见远处大长老喊:“快拦住那道掌印!”同时,大长老给言晓月传音:“你冷静下来,他还没死!”

  言晓月却不管,继续胡乱攻击着,在她的心中,林苍就是被这些人害死了。大长老只好无奈上阵,一边抵挡着言晓月的攻击,一边催促着四长老。

  再看这边,四长老往后一看,吓得浑身一抖,只见那掌印径直向紫色大阵飞去,四张老暗叫一声不好,体内玄气飞速运转,向前飞去,在掌印抵达大阵前拦截了下来,但反震力震得四长老倒飞而出砸在了大阵上里面的,导致气息泄漏出来了一部分。

  “原来如此,你们将他困在了大阵中,等着林苍,我来救你。”言晓月向前再次飞出。大长老猝不及防,暗叫不好,想飞过去拦截,但为时已晚。言晓月已经几掌拍出,掌印落在了大阵上,发出阵阵轰鸣。

  天地塔塔下,大阵之上

  “轰隆!”言晓月的攻击轰在了封印阵法上,众位老祖皆是受到力量反震,向后退了几步。

  “不好!大阵失去控制了!”林家老祖叫道。

  “速速接管,重新控制!”众位老祖又往回走几步,想要继续输送力量维持大阵,但是外面言晓月的攻击依旧未停,一直持续轰击着大阵。导致转换阵法始终无法正常输送能量,转换阵的裂缝又增大了,光柱的余威泄露,轰击在了下方林苍的身体之上。

  “噗~”林苍吐出一口鲜血,明显受了不轻的伤,本来塔内玄气极为稀少,先前伤势未完全调节好,再来一下更是伤上加伤,林苍一下昏迷过去。

  言家老祖见状,心中过意不去,便对其他老祖交代,“你们先撑着,我去阻止这个丫头!”

  “快去快回,我们撑不住多长时间。”

  言家老祖一闪身,来到塔外,对言晓月喊道:“你尽管动手,再打几下,林苍就要死透了。”

  一听见这话,言晓月瞬间清醒了许多,声音颤抖的问:“他还活着?”

  “当然。但是你再多打几下就说不定了。”

  言晓月慌了:“那我不打了,请问他还好吗?”

  “现在很不好,你不要再打扰了,否则真的无法保证,仪式完成后,会给你一个说法的。”

  “是。”言晓月虽然心中依旧担心,但还是应了一声,退了下去。

  见此,言家老祖以及大长老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(未完待续)

第一本小说,写的不是太好,不喜勿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