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二 立誓闯塔

  “誓言录在上,我林苍以林家家族族长之名起誓,我将去闯言家天地塔,如若成功,言晓月将成为我林苍的妻子,言家不得干预之后一切事宜;如若失败,我林家将被贬于九层大陆最低等大陆层,并以我手中剑为印记,封印全体林家人员天赋及修为,直至誓言破除。而我林苍将自裁于天地塔前,道消身殒。”

  “好,林苍不愧是个汉子,果真爽快。”大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废话少说,言玄清,该你了。”林苍催促道。

  “好!誓言录在上,我言玄清以言家大长老身份起誓,林苍去闯言家天地塔,如若成功,我将会把言晓月许配给林苍,言家上下任何人不得干预之后一切事宜;如若失败,林家将被贬于九层大陆最低等大陆层,并以林苍手中剑为印记,封印全体林家人员天赋及修为,直至誓言破除。而林苍自我了断,道消身殒”

  话音刚落,天空降下一本巨大的书籍,书页翻动,方才大长老和林苍所说之言,均具象化,向誓言录飞去,收录在了书页中。与此同时,誓言下方出现一行红字:誓言等级为六级,誓言均为双方自愿,誓言成立!随后,书页缓缓翻动,降下两道光芒,笼罩着两位额头,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印记。随即,一股特殊的能量在两位的经脉中游走,随后缓缓消散。

  “既然誓言已成,众位长老,随我一起开塔门!”言玄清喊了一声,随即身形闪出,冲向了出去。

  周围一道道人影随即闪出,在前方空地上形成了一个特殊的阵型。

  大长老环视一圈,确认人员到齐后,脸色忽然变得凝重:“起阵!”

  各位长老将玄力释放而出,以大长老为中心,玄力缓缓交融,片刻后,形成了一个百米直径的通天彻底的巨型能量光柱,贯彻天地。

  “天威浩荡,地域辽阔,以我言族血液为媒介,以玄力为支柱,恭请天地塔!”

  各位长老将手指咬破,血液飞出并汇集于一起,形成一个血红色的珠子,珠子钻入光柱,向上窜出,随即消失不见。

  片刻之后,只见大地震动,大长老看见之后,喊道:“众位长老,撤!林苍,等会会有一个塔尖出现,你只需站在塔尖旁,默念言家即可进入。”

  林苍微微颔首,等至塔尖出现后,林苍暴掠而出,默念言家。眼前一黑,便失去了知觉。

  灵玄大陆,林煜之城,林家族地

  “老族长,我们是不是太宠林苍这孩子了?这次虽说是一个赌约,但是这赌约的代价太大了。封印林家,这可是要绝我们林家的传承啊。”

  被称作老族长的人砸吧砸吧烟嘴,吐出一口烟圈,头也不抬,继续躺在躺椅上问道:“忠乾,你跟了我这么多年,这些年林家发展如何?”

  虽不知老族长的用意,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一声:“速度很快,几乎是以前的几倍。”

  “那么家族子弟的质量呢?”老族长头也不回,继续砸吧着烟嘴,问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尽管说,我还会怪罪你不成?”

  “是,这几年家族子弟由于家族发展快速,资源变得越来越多,开始傲气十足,出手阔绰,完完全全是纨绔子弟的样子,一点都不把别人放在眼里。”忠乾如实是说。

  “是啊,父亲的预言果真没错,这一切都是发展过快造成的。”

  “老族长您是说主人的预言?”

  “是啊,不过我希望林苍能输掉,这样就可以借此沉淀一下我们家族了,最近那几个老家伙又来找我告状了,传令下去,任何族人不得随意离开族地,否则族规处置。”老族长缓缓起身,“家族是时候该整顿一下了,就不知道族史那句‘奠基千年,复回光荣’是什么意思了。”

  ……

  “这里就是天地塔?”林苍醒来后环视一周后疑惑道。

  眼前的景象和林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原以为天地塔,应该不负其名,应有通天彻地之能,内玄气应浓郁无比,观感上应使人流连忘返。再看眼前,乌漆嘛黑一片不说,内玄气稀薄无比,连正常提气轻身消耗都不能及时补充,何来天地塔之威名?

  这也怪不得林苍,这天地塔本就是古时老祖联手镇压异族出口所用的,原本圣洁无比,屹立在地面之上,每当灵玄大陆有人踏出最后一步时,天地塔便会引来天地异象,连接天地,引聚玄气,形成玄气漩涡,给将要踏出最后一步的人给予最大的修炼支持。而且据说塔内有锤体练功心之效。因此,曾几何时,天地塔方圆百里被划分为圣地,而天地塔更是修炼者们内心的信仰之地。

  如今封印破损,异族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封印,而封印的能量补充又不够充足,导致封印破损,异族大陆气息泄露而出,方才导致这座塔,已经俨然全无往日的辉煌。

  “算了,不管了。”抛去心中的疑惑,林苍继续向前走去……

  灵玄大陆,言城

  “大长老,即便不放他进天地塔,我们也有考验他的方法,但为何……”一位长老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,张口问道。

  “我也不想的啊,天地塔的重要性众位都是知道的,但是林苍闯来之时,老祖的一年忽然苏醒,给我传讯说放他进天地塔。不然打死我我也不会做这种事。”大长老也是苦笑连连。

  “那林苍输了还好说,赢了怎么办?真的要把晓月那孩子给林苍?”另一位长老又问。

  “我怎么知道,老祖这么说应当是有他的打算吧。”大长老闻此,也是不确定了起来,“希望老祖能有一个好的安排吧,毕竟也是为了人族啊!”

  天地塔内

  林苍提着剑,倚靠着墙,缓缓向前挪动着,神识不断地扫描着身前身后,提防着有可能到来的袭击。

  “我勒个去,这都走了快有半个时辰了吧,考验在哪呢?”林苍不知是第几次嘀咕着。自从林苍进入塔内,就没见到所谓的考验。经历过的没经历过的考验形式,林苍在心中想了个遍,实在是摸不到头脑,“难不成考验的是对孤独的忍受力?”。脑海中又冒出来了一个想法,随即被他自己给否定了。

  “怎么可能嘛……”

  “林家小子,别想了,考验关卡全部被我给关了,赶紧下来,最后一层,我等你。”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塔内响起。

  “谁?”林苍机警的四处望了望。

  “别找了,听我的话到最后一层来不就知道了吗?”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,只不过声音中带了一点戏谑。

  “我去,别吵吵了。”林苍握了握手中的剑,“敢耍我,看我不劈了你,等着!”

  一道身影飘过,再看原地,林苍已消失不见……

(未完待续)

第一本小说,写的不是太好,不喜勿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