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一 誓言之约

  “你说,他会来吗?”一女子满脸担忧的望着家族门口,问着。

  “最好别来,家族的天地塔可是什么人都能闯的?”另外一名女子不屑地说。

  “可是,他要是来了,岂不是很危险?”这名女子再次出声。

  “言晓月!你不要太过分了!不要忘了你是言家的人,怎么会胳膊肘往外拐?”

  “大长老,我……”言晓月还想再辩解几句,可是被大长老无情的打断,“好了,来人,把晓月带到她的房子里去,不要再让她出来。”

  “大长老,恕我直言,言晓月和林家那小子既然是真心相爱,为什么不成全他们呢?”言晓月的母亲开口了。

  “不是我不肯,情况不允许啊。你也知道,天地塔的下面是先祖们耗尽寿元才结成的封印大阵,而天地塔是各位老祖生前用躯体炼就的一座塔,内含有各位老祖生前的意志。”

  “这又有什么关系?”言晓月的母亲又问了。

  “几年前,我接到老祖的意志传讯,说我们每年去的家族子弟,因为血脉不够纯净,导致能量斑驳,每年将家族子弟汇集起来的能量,提纯之后,只有不到一半的量,也就只能勉强维持大阵运转而已。然而大阵每年都在被异族人冲击,大阵的完整度已经大不如前,这也就是我前几年忽然开始重视血脉纯净度的原因。”大长老痛心的说。

  “那晓月这孩子……”言晓月的母亲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  “是啊,检测天赋血脉的时候,晓月这孩子的天赋和血脉都是家族子弟中的上上之选,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晓月与外族人相爱。”一提及这个,大长老的面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。“虽然这个要求有些不通人情,但为了整个人族,不得不这样……他来了!”

  话音未落,一声大喝响彻言家族地:“言玄清!几日前你说的话可还算数?我林苍来了!”一道人影降落在言家家族练武场上。

  大长老见此,眼睛微微眯起:“林苍,我没想到你居然敢来!当我言家是什么地方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既然来了就别走了!来人,抓住他!”一群身着白衣的家族子弟暗中运气,围了上去。林苍见此,也提起玄气,准备先搞点事情再说。

  正当双方剑拔弩张之时,一声娇喝传来:“我看谁敢动他!”

  林苍听见这个声音,顿时松了一口气,将提聚起来的玄气散去。讲实话,除非万不得已,林苍也不愿意动手伤人,毕竟言家是他女朋友的娘家,随意动手会给娘家人留下不好的印象,能不动手就不动手。

  大长老闻言向声音来源看去,只见言晓月走来了,“大长老,你这样对我们家族的客人,怕是不妥吧?”言晓月开口质问道。

  “客人?哼!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客人,来不走正门,从家族上空闯入,成何体统?”言玄清生气的说,扭头问身后的人:“怎么回事?”

  听见询问,一位家族子弟走上前尴尬的说:“小姐实力太强,还没押送到她的房间,小姐就动手把我们打伤跑了。”

  闻此,大长老更加生气:“一群废物,滚!”扭头看向林苍,既然你来了,又有晓月为你挡着,我就退一步,按照前几天约定执行,可好?”

  “好!”林苍也是一个爽快人,一口应下。同时暗暗地给言晓月使眼色,不要让她多问。

  可是言晓月并未理会:“约定?大长老,你们之间又许下了什么约定?我为何不知道?”

  大长老正在气头上并未理会。

  言晓月转头又质问林苍:“你说不说?”

  “晓月别闹了,约定就是去闯天地塔,赢了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娶你,输了就是离开罢了。还能有什么约定?”

  言晓月不信:“怎么可能,还不说实话?既然你不说实话,那我就不嫁给你了,活该你单身一辈子!”

  “真的!绝对是实话!”

  “那你敢不敢对着誓言录发誓?”

  “这……”林苍迟疑了。

  自从九天各有各的主人之后,天地之间就出现了一个不知名的法典,向九天的生物都传递了一道意念:吾乃九州誓言录,凡誓言皆归我管辖,如有违反者,身死道消。

  也曾经有人不信,以身试险,但均以失败告终,后果都像那道意念所传达的那样,身死道消,一点都感应不到。

  这也就是林苍迟疑的原因。

  “怎么了?不敢了,不敢就把实话说出来!”言晓月像是抓住了林苍的把柄,得意的说。

  “那……我就说了?”一边想大长老的方向看去,见后者依旧是爱答不理的样子,便又加了一句话,“晓月,我说完之后你可不能生气。”

  “看情况……”

  “其实我和大长老也没说什么,就是我闯过了,就把你许配给我,但我要是输了,立下誓言,永不踏足言家,并且……”说到这里,林苍顿了一下。

  “并且什么?你说啊!”言晓月似乎猜到了什么,催促道。

  “并且,自裁于天地塔之间,并且将族人用誓言镇压至最低等大陆,永不翻身”林苍沉重的说除了最后几个字,看起来为了这个誓言,林苍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

  “大长老……你有些过分了!!!”听完林苍的话,言晓月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。

  “这是他自己答应的,怪不得我。”大长老无所谓的说,但看到言晓月的样子,心中暗叫不妙。

  “林家小子,晓月要暴走了,你我一起出手,镇压住她,否则我们这次的约定也别想实施了,你滚回你们林家去。”大长老传音给林苍。

  林苍迟疑了一下,还是点点头:“好!”

  “大…长…老…你真的是太过分了!!!”言晓月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,同时,提聚玄气,一掌向大长老拍去。

  ”林家小子,快动手!!!”

  顿时,两股与言晓月气息不相上下的气势涌起,向言晓月压去。

  “林苍,你居然也向我出手!”言晓月怒吼道。

  “抱歉,晓月,你现在这样子实在是不合适在这里呆着了,相信我,我不会输的,我会用实力告诉言家,我林苍有足够的实力保护我的女人。你言晓月,一定是我林苍的!你先睡一会吧……”林苍满含歉意的声音传来。

  “你……”言晓月一脸不可置信,向后倒去,而细看时,言晓月的脖子后,有一只手掌不知何时切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  “晓月,为了你,我也不能输啊。”林苍喃喃道。转身把言晓月递给大长老,“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她。”

  大长老深深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人:“放心,我的孙女,还不用你来教我。”

  旁侧言晓月的母亲走上来,接过言晓月,走了出去。

  “小伙子加油,我看好你。”言晓月的母亲离开前说了一句。

  “好了大长老,我们可以开始了吗?”林苍问道。

  大长老又恢复了以往的淡然:“开始吧,一起起誓吧。”

  “誓言录在上,天地为鉴……”
  
  (未完待续)